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笺花香清尘缘

诗是阳光,温暖你我;诗是雨露,滋润你我;诗是灵泉,清澈你我;诗是泥土,茁壮你我;

 
 
 

日志

 
 

【转载】【散文】聆听山乡的早春 作者:平淡如水  

2016-05-09 15:30:46|  分类: 引用 知识 好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11月08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聆听山乡的早春
 

作者:平淡如水        编辑:木子叶寒

 【散文】聆听山乡的早春 作者:平淡如水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远近,清脆响亮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在山谷里回响,此乐何极。周围,舒心爽朗的欢声笑语接连不断,宛如山涧松林间青石上潺潺流淌的清泉,趣味无穷。

潜意识里不安分的因素,心灵深处日益滋生的对自然的渴望,在一阵阵有形,或是无形的诱惑声里,不住地催促着蓄积了一冬能量的两条腿,逐渐抑制了对霸王级寒潮背影的畏惧,缓步走出局促了一个寒冬的斗室,徘徊在残留着寒冬痕迹的坎坷小路上。

惨淡的愁容正在缓缓地从天空里消失,天地间宛如心事沉沉的迷惑逐渐地变成舒心开朗;仿佛一声声蕴藏着按耐不住愉悦的絮语,在身畔,在耳边,轻轻地萦绕。灰蒙蒙,甚至黑沉沉的阴云,好像抖落了满身心的包袱和满腹的顾虑,轻盈飘逸的倩影,洋溢着无限的轻松,无限的喜气。

碧蓝碧蓝的天空仿佛一块硕大的美玉,晶莹、圆润、温和,显得深邃悠远,又一副喜滋滋的神色。初升的太阳好像害羞的少女,涂抹了浅浅的胭脂,微微低头浅笑着轻盈而来,一脸的喜悦,满心的喜气。瞬间,金色的光芒优雅地飘洒在山坡上,田野里。天地之间,霎那间满是迷人的娇笑。

腊梅的枝干钢浇铁铸似的,遒劲有力,峭刻有力的枝头上,傲霜斗雪的腊梅花已经寥若晨星,嫩黄色的靓影轻轻娇笑,调皮地陪伴着枇杷树墨绿色的绿叶间星星点点的枇杷花。微风过处,一阵阵腊梅淡淡的馨香,宛如遥远的天际传来微微的天籁,若有若无,不绝于耳。

恍恍惚惚之间,慢慢地变得开朗的天地间隐隐约约地漂浮着丝丝缕缕断断续续的美妙声响,不断地飘逸着,轻轻地缭绕着。静静地听着,盘旋在周围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响亮,伴随着悦耳的节拍,不知不觉地变成了虽然很轻但是悠扬的乐声;慢慢地汇成一只雄浑的圆舞曲。朦朦胧胧里,一道皎洁俊美的倩影追随着凛冽的寒风,正在一步步地远去;一抹淡淡的新绿融入了脉脉的温情,从遥远的天际之间迈着潇洒的步伐,款款而至。

灰黄色的小路,婉转曲折,宛如色泽深沉的布条无声地缠绕在色泽凝重的山坡上,斗折蛇行一般窸窣有声、时隐时现。凹凸不平的路面上,各色石块大小不一,酥软的冻土上清晰地留下了寒潮的痕迹。轻轻踩上去,细微有声,似是在喘息,似是在浅吟。

路边浅浅的山沟顺着山势,弯曲伸展;不知不觉中已经悄悄地流淌着山泉,“在山泉水清”说的一点不错,细腻形象。浅浅的泉水显得娇嫩柔软,细细流淌的涓涓轻响,隐约蕴含着一缕使人迷醉的娇羞。清澈见底的小溪里,似乎有些单调,有些寂寞,有些冷清。一路走来,仔细搜寻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小鱼小虾活泼调皮、嬉戏玩乐的踪影;但是,水沟里丝毫也没有萧瑟凄清的神色。凝视着涓涓流淌的小溪,小溪似乎成了一首清丽婉约的小诗,似乎又更像一曲清新悠扬的山乡小调。

沿着弯曲的小路,脚踏着一块块很不规则的青黄色石块拾级而上,一阵阵越来越强烈的山风好像十分顽皮的孩子,一刻不停地玩笑着缠绕在身前身后;也如热情大方、泼辣调皮的山乡村姑,在山坡上追逐着,奔跑着,娇憨地笑着。来自西南边天际的和风,好像顺便捎来了南国的温情和生命的新绿;也好像不久前凛冽尖锐刺人的风骨已经追寻着白雪的靓影倏然而去,悄无声息地剩下越来越浓的温柔。山上的风虽然猛烈,而且一刻也没有停息,但是感觉到的都是温情、温柔和调皮可爱。

小路两边的山野中,丛丛野草挺立着经历严寒磨练的茎叶,枯萎的灰色里泛着淡黄、淡紫,随风舞蹈着新的舞曲,轻吟着心灵里对蓝天、白云以及煦暖的阳光渴望的心声。随风舞蹈的荒草丛里,时而闪过丝丝缕缕耀眼的青绿。虽然很微弱,可是已经倔强地从刚刚酥软的泥土里微微露出了靓影,害羞似的躲躲闪闪着。野草丛里,零零星星的野蒿青绿诱人;虽然没有成片,但是一棵棵疏疏密密间或连接着,好像手拉着手的孩子,在柔情的山风里,吟诵着迎新的乐曲。

茂密的草丛深处,山坡上蔽阴的凹坑里,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寒冬威严、却又慵懒的身影。零星的冰雪大概是因为过多的贪恋山涧的美景,或者是对山坡上浑厚的泥土深沉的爱恋,仍然缠绵依偎在草丛里,不愿离去。就像顽皮落单的小羊,不知道母亲的身影已经远去,仍然自由自在地流连在西下的夕阳里。

草丛里的一丛丛灌木上,看不到青绿色柔韧的藤蔓在缠缠绕绕,倔强的枝干显得清爽俊朗,一副神清气爽的愉快神色。傲然挺立的细枝上,一枚枚细嫩的芽苞隐约可见。一片片郁郁青青的茶地,宛如翻滚的绿浪,奔涌在连绵起伏的山坡。细嫩的枝头,一枚枚茶尖鲜嫩的靓影清晰可见。山林的精灵灰喜鹊三三两两,或者成群结队地掠过山坡翩然而至,潇洒地落在灌木丛上,不时“呀——”、“呀——”愉快地呼朋引伴;机灵闪亮的小眼睛四处张望,神色里闪烁着由衷的喜悦,又带着小心警惕的胆怯。山风阵阵而来,蕴藏在枝头的萌芽似乎全部都在暗暗地使着劲,倔强地舒展着柔嫩的躯体,随时似乎都可以冲破微弱的束缚、脱身而出,唱出生命新的赞歌。

挤挤挨挨的灌木丛下面,灰黑的泥土酥软松散,随着呼啸的和风,弥散着一股股泥土的腥香,混合着自冬以来一直郁郁青青的野蒿散发的清香,宛如一只宛转悠扬的早春乐曲,在轻轻地吟唱。

最诱人的大概是山坡上零星生长着,或者成片团聚在一起的苍松。经历了冰雪洗礼、严寒历练的苍松,在呼啸的疾风里,枝干岿然不动,愈加显得苍劲倔强,流露出岁月的风雨沧桑和生命的倔强顽强。树下,满是红黄色的松针,默默地吟唱着生命新陈代谢壮观的颂歌。偶尔,一两只优美秀丽的小鸟,靓丽的身影倏忽一闪,就如融入了浓绿一样,再也找寻不到。只有几声轻轻的“啾啾”声,在松枝间忽隐忽现。伫立苍松之间,卷地而来的疾风,在浓郁苍翠的松林里凑响了一阵阵雄壮的交响曲,似乎汹涌澎湃的大海在奔涌咆哮,似乎雄壮威武的千军万马在奔腾驰骋。

没有朵朵鲜花姹紫嫣红的繁华,没有树树绿叶枝繁叶茂的烦躁,没有蜂飞蝶舞忙忙碌碌的喧嚣。虽然寂寞,但是蕴藏着无限生机的山坡,无声地幻化成了“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两句诗。

山坡旁边的田野里,纵横交错的田埂上,灰白色的枯草仍然在卷地而过的阵风里瑟瑟着,却看不到萧条寂寞的冷清凄凉。枯草丛里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青绿、或者浓绿的野蒿。大概是霸王级寒潮的身影还隐约可见,田野里处处留下了寒潮匆匆而过的足迹。酥软的黑土湿润温馨,似乎蕴藏着脉脉的温情,温柔地拥抱着胸怀里的绿色生命。  大概是因为黑土的温情,一条条田埂自然又温和地把偌大空旷的田野划分成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小块,稀疏的麦苗开始在黑黝黝的泥土里悄悄地钻出来,纤细靓丽的倩影随风舞蹈。凝视着久了,耳边似乎在接连回响着麦苗拔节长高微微的痛苦呻吟声。一棵棵油菜的幼苗,紧紧依偎着温柔的黑土,宛如一件件精美玲珑的翡翠佳品,惹人怜爱。三四枚叶片优雅地伸开,中间簇拥着幼苗未来的希望。阵阵强劲的和风吹拂着,油菜的叶片似乎正信心百倍,抖擞着精神,蕴蓄着力量,抽出青青的绿苔。叶片抖动着的模样,似是欢乐,似是痛苦,在默默无言地成长着。眼前的情景隐隐约约地咏叹着:成长,其实也是一种痛苦的历练;没有痛苦的历练,永远也不会长大。

田间水沟的两边已经湿润起来,深深的水沟里清澈见底,恢复自由不久的水流舒心自在,愉快地吟唱起来。挣脱了冰冻严寒束缚的野蒿和水底的青苔,恢复了勃勃生机,愉快地舒展开柔软妙曼的身躯。碧绿的水草间,浓绿的青苔里,显得空旷寥廓。细细搜寻,偶尔才可以看见两三条一两厘米长的小鱼,晶莹透明的身体躲躲闪闪地在水草、青苔里嬉戏着,絮语着。田野里,荒草丛里,青绿的野蒿中,零星地点缀着两三朵淡蓝色的小花;偶尔,也可以见到一朵蒲公英金黄色的小花,喜滋滋地傲然挺立着,呼应着淡蓝色的小花欢快地吟唱着迎接春天的声声乐曲。

恍恍惚惚里,眼前的情景慢慢地幻化成一首诗:“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千红万紫安排着,只听春雷第一声。”第一声春雷虽然还没有响起,寒潮的背影依然依稀可见;但是早春的心声已经从遥远的天际缕缕飘来。慢慢地,天地间美妙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汇成了一只柔美、悦耳的乐曲,优雅地飘扬在山坡上、田野里。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5年05月1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聆听山乡的早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